• 首页> 社会 > 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!原型纪录片再刷屏:重温三大惊心片断
  • 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!原型纪录片再刷屏:重温三大惊心片断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1-08 19:14:53 信息来源:互联网
  • 电影《中国队长》的票房超过20亿元,中国队长的原型纪录片最近又在微博上和朋友间上映了!

    事实上,这是中央电视台在去年5月19日播出的“生死登陆”节目。

    去年5月14日,重庆至拉萨航班上的四川航空公司3u8633在飞行中打碎了挡风玻璃。刘传健机长处理得当,所有人员在成都机场安全着陆。

    Cctv5月19日的“面对面”节目采访了四川航空公司的3u8633机长,以恢复当时的局面。

    边肖将与大家一起画出要点,并回顾《生死登陆》中披露的三个片段。

    [第一法案]

    挡风玻璃突然破裂,毅然返回成都

    总回忆:成都,成都,四川8633,请告诉我,现在有点麻烦。我申请低空飞行,四川8633,低空8400,低空8400。我要回去了。我的挡风玻璃裂开了,不是吗?是的,3u8633是回重庆,回成都,还是回成都?是的,3u8633收到,你先降低8400。

    挡风玻璃破裂时,飞机已经到达青藏高原东南边缘,飞行高度为9800米,时速为800公里。回到成都大约有150公里。

    刘传建说:“如果耐力受损,飞机可能有故障。这时,我拿起麦克风,第一次降低了高度。我告诉空中交通管制员,我将从较低的高度返回成都。”

    事后看来,这个决定是飞机成功着陆的关键!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,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,每一秒都变得珍贵。因为对于高速飞机来说,稍加犹豫就会使飞机在短时间内飞得更远,使得下一步的自救不可能或不可能。

    [第二号法案]

    从7: 06到11: 00,漫长的五分钟

    挡风玻璃破裂时,驾驶舱失去了压力,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连锁反应。机舱环境变化很快。

    刘传建:最大的变化是强风吹向我,我的脸感到撕裂。

    记者:这就像用刀切割一样,不是吗?

    刘传建:当时,我觉得我的整个身体都变形了。

    记者:你能睁开眼睛吗?

    刘传建:眼睛是可以睁开的。

    记者:你戴太阳镜了吗?

    刘传建:当时戴着墨镜,整架飞机都在剧烈摇晃。那时,没有声音,但是过了一会儿,声音非常大。

    记者:整个机身?

    刘传建:是的,整个机身都在晃动。计价器看不清楚。它在颤抖。

    在零下40度的低温和强风中,但是意志力不能持久,人有生理极限。刘传建当时需要做的是尽快将3u8633航班降低到氧气和适当温度的飞行高度,否则机组人员会因缺氧而逐渐冻结或窒息,整架飞机和119名乘客也会跌入无法挽回的深渊。

    根据飞行数据,2018年5月14日上午7: 07左右,3u8633航班开始从大约32000英尺下降。

    记者:应该是什么样的过程?

    刘传建:应该开始得更快,因为我还没有接管飞机。操作飞机时,第一次稍微大一点。此时,飞机处于较低的高度,保持着刚才保持的相同姿态。速度在增加,油门很大。油门处于相对较高的位置。飞机正在迅速下降。当我看到我接管了飞机并且飞机可以运行时,这种情况逐渐减少。

    刘传建:但我尽力控制飞机,因为当时飞机倾斜转弯,我在较低的高度看着它。当时,我不确定我的手表号是对还是错,空速一直在增加,所以我做的是关掉油门,控制飞机。

    记者:这是面对这种情况的唯一选择吗?

    刘传建:是的,唯一的选择,没有别的选择,就是不让飞机损坏,保持飞机的状态。如果我们的飞机失去它的姿态,它会在某些情况下坠落并失速。

    记者:如果失速发生了?

    刘传建:要么姿势不正确,要么姿势不正确。

    记者:结果如何?

    刘传建:飞机直接掉到了地上。

    在大风、噪音大、温度低、缺氧的情况下,刘传健驾驶室的每一次操作都极其困难。

    记者:将整架飞机控制在良好状态需要多长时间?

    刘传建:大约五分钟。看起来像这样。

    记者: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?

    刘传建:大多数时候,我必须把飞机保管好,不要掉下来。这是我当船长时最高的一个。不要让飞机坠落,这是我最想的。我尽力确保更多人的安全。当时我也这么认为。

    记者:这五分钟应该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五分钟。

    刘传建:是的,非常痛苦。说实话,直到后来,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有许多复杂的问题,包括我们一些设备的使用。事实上,我非常非常谨慎。

    (5月14日上午7点11分左右,3u8633航班从32000英尺下降到24000英尺。)

    第三幕

    双流机场进行了紧急协调,着陆后松了一口气:“我们还活着。”

    从那以后,3u8633航班一直在稳步下降,从9600米下降到6600米,然后又下降到3900米。事故发生34分钟后,3u8633航班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。

    刘传建:他们收到了我们发送的7700转发器。收到这个信号就是告诉我们飞机遇险了。他们也会知道什么是痛苦。他们会转移所有影响我们航线的飞机,给我们指路。因此,我非常感谢我们今天的一些控制部门。他们中的一些人试图为我们让路,并与我们合作,因为我们不能接受他们。他们默默地为我们合作。

    第二队长彭亮:起落架放下后,我们可以看到地面。在我们看到跑道后,那个人当时真的不害怕,因为只要我们能看到跑道,我们就能让飞机降落。那是当时的情况。因此,当时着陆后,我真的松了一口气。我们两个,他侧过来,我们看着,我们都握了握手,说,我们还活着。

    我们还活着。刘传建上尉也对这句话印象深刻。

    刘传建:飞机一着陆,它就松了一口气。我和他同时在那里。我们还活着。

    记者:这是你说的第一句话吗?

    刘传建:是的,这是我们能听到的第一句话。

    记者:你还记得你什么时候看到你搭档的眼睛吗?

    刘传建:我想那时我们都很放松。我们立刻放松了。

    (吐温:中央电视台报道)

    秒速快三app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c蛋蛋购买 山西快乐十分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

    上一篇:牛市早报|国常会部署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,两只新股申购
    下一篇:逛吃买玩!到山东文博会体验"想要的生活"